讲座纪要:从埃及到中国的费昂斯(Faience from Egypt to China)

时间:2019-05-10 17:44 点击: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颖竹

 

一、背景介绍:费昂斯的定义、分类和研究价值
Thilo Rehren教授首先介绍了一般意义上的费昂斯(Faience)和埃及费昂斯(Egyptian Faience)的区别。费昂斯一般指的是一种马尔卡略釉陶(Majolica),它是一类有丰富鲜艳色彩釉层和装饰的意大利陶器,类似于唐三彩,它有时也指代意大利所有的陶器。埃及费昂斯则与费昂斯完全不同,它并非黏土质胎体,而是石英砂胎体,在胎体外层覆盖一层透明釉层,釉层通常为铜着色的Na2O-CaO-SiO2玻璃。Thilo Rehren教授强调,埃及费昂斯不仅仅在埃及制作或发现,该名称泛指所有以石英为胎、表面有釉层的器物。这种工艺是从上釉滑石珠和上釉石英发展而来,公元前5千纪中期至公元前4千纪最早出现于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
Thilo Rehren教授接着介绍了古代玻璃釉的五个大类,不同类型的玻璃存在不同的分布时间和地域:
1.                   植物灰玻璃(Plant ash glass):埃及和伊斯兰
2.                   天然泡碱玻璃(Mineral natron glass):希腊和罗马
3.                   木灰玻璃(Wood ash glass):中世纪欧洲
4.                   铅玻璃(Lead glass):罗马和中国
5.                   矿物玻璃(Mineral glasses):印度和非洲
他指出费昂斯(接下来讲座中所讲的“费昂斯”均指石英胎+透明釉层的埃及费昂斯——记录者注)的釉层多为植物灰类型和天然泡碱类型,但这不代表植物灰费昂斯和天然泡碱费昂斯等同于植物灰玻璃和天然泡碱玻璃,因为釉层仅仅是覆盖在胎体上的玻璃薄层,而不是完整的玻璃制品。

图一费昂斯沙伯提俑
Thilo Rehren教授接着介绍了费昂斯的研究价值。费昂斯是较早的人造材料之一,早在公元前4千纪就开始使用。费昂斯常用来仿制宝石材料的珠饰,规格小,便于携带和传播。费昂斯最早出现于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在欧洲和中亚也有广泛分布,欧洲和中亚的费昂斯可能受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影响。舶来的费昂斯制品或技术传播到新的地区,工匠更可能选取当地原料制作费昂斯。由于不同地区的气候条件和地理环境不同,原料成分也会存在差异,这是费昂斯有不同配方的原因之一。
二、费昂斯的制作
接下来,Thilo Rehren教授先介绍了费昂斯的制作。他讲到,费昂斯的原料通常有三种:石英、助熔剂(碱金属氧化物)和着色剂(铜为主)。纯石英的熔点在1700℃以上,但混入少量含有碱金属和碱土金属氧化物的助熔剂后,其熔点会下降至1000℃左右,在古代技术条件下即可在石英表面形成釉层。

图二 Na2O-MgO-CaO-SiO2相图
(黑点为古代釉砂玻璃层成分,其熔点约在1000左右)
Thilo Rehren教授引述P. Vandiver早年的研究,后者曾提出费昂斯的三种施釉工艺:直接施釉法(Application glazing)、起霜法(Efflorescence or self glazing)、包埋法(Cementation glazing)。直接施釉法是将釉料涂敷于胎体表面;起霜法是用水溶液混合石英和碱性氧化物熔剂原料后塑形,置于干燥环境风干,内部一部分可溶盐迁移至胎体表层聚集,一部分则存留于胎体,烧制后胎体中往往有较多的隙间玻璃相;包埋法是将胎体埋入干燥的釉料中,加热过程使釉料中的盐挥发石英胎表面反应形成釉层。

Rehren教授接下来介绍了费昂斯溯源方面的问题。他指出,过往的分析研究显示,不同地区的费昂斯珠的釉层具有不同的微量元素组成。其中部分微量元素的差异显示了石英砂来源的不同。他列举了Fe/Ti、Ti/Zr、Cr/La三组费昂斯微量元素散点图,结果显示微量元素在区分不同产地费昂斯方面有积极作用。而这些微量元素的引入可能与制备石英砂时的粉碎与研磨工具有关。模拟实验研究表明,研磨石英砂所使用的杵和臼会产生少量碎屑,使得石英砂的Al2O3、Fe2O3、TiO2等主量成分与多种微量元素成分发生变化,石英原料研磨得越细,SiO2含量越低,杂质含量越高。因此这些特征微量元素可以反映不同地区用于制作杵与臼岩石的地球化学差异,进而达到示踪的目的。此外,费昂斯釉层的成分与助熔剂的选择直接相关。不同地区使用助熔剂的种类可能存在差异,因此可以用于揭示宏观层面上的产地差异。其次,即使同样使用植物灰作为助熔剂,不同地区植物的生长环境与新陈代谢机制也存在不同,造成其灰分中K、P等元素的含量的差异,进而显示在费昂斯釉层的成分之中。
 
三、对几种费昂斯分析方法的评价
在这一部分,Thilo Rehren教授评价了几种常用的费昂斯釉层化学分析方法。其中,手持式X射线荧光因其可完成无损分析,受到许多研究者的青睐,但需要注意的是,荧光分析中不同元素的特征X射线逃逸深度存在差异,重元素远大于轻元素。由于多数金属元素的逃逸深度远大于费昂斯釉层的厚度,利用手持式X射线荧光对其进行分析所得的结果会受到胎体稀释效应的影响,影响程度则因元素而异,如此获得的分析结果难以反映费昂斯釉层的真实成分(图五)。此外,费昂斯釉层常发生熔剂流失,手持式X射线荧光等表面分析技术无法准确选择分析位置,其分析结果受到熔剂流失的影响较大。扫描电子显微镜能谱在此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因为其激发深度较小,一般不会穿透釉层。利用此方法对样品剖面进行分析时可回避熔剂流失较为严重的区域,优化分析结果。

图五不同元素特征X射线逃逸深度与费昂斯釉层厚度对比图
四、中国的费昂斯
最后,Thilo Rehren教授介绍了他和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林怡娴副教授最新的研究成果,该成果发表于2019年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上。Thilo Rehren教授提到,目前中国最早的费昂斯来自公元前2千纪中期的新疆,混合碱成分和连珠器形都显示新疆费昂斯很可能来自北高加索或北方草原。青海上孙家寨发现了目前最早的高钾费昂斯,与西周的高钾费昂斯相似。

图六高钠费昂斯、混合碱费昂斯、高钾费昂斯散点图
Thilo Rehren教授特别提醒,高钠费昂斯、混合碱费昂斯和高钾费昂斯的区分,往往以熔剂比值作为重要参考。由于费昂斯受风化影响改变熔剂含量,进而影响其比值,因此在分析过程中和使用实验数据时应格外谨慎。

 

 

记录:王颖竹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0号 | 邮编:100083
  京ICP备1101080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