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考据与科技史的对话:以<红楼梦>中的物质文化为例》讲座纪要

时间:2019-11-18 16:27 点击: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曲安弈

一、主讲嘉宾介绍:

    本次讲座的主讲人黄一农先生是台湾“中研院”院士,台湾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讲座教授。他1985年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物理系获得博士学位,曾在美国知名大学担任职业天文学家,并于Nature和Science等权威期刊发表过论文,却于1987年突然改行任职于台湾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至今,研究兴趣为天文学史、天主教史、明末清初史、海洋探险史、术数史、火炮史和曹学等领域,10年前他的研究兴趣转向研究《红楼梦》。
二、讲座内容:
    人文领域下传统的《红楼梦》研究面临比较大的瓶颈,争论多、定论少,大数据的到来则为研究者提供了新的契机。现在的中文数据库大概为研究者提供了120亿—150亿字的文献,这是过去的学者不曾占有的资源,如何将这些资料整合在一起则是现代的学者需要解决的问题,接下来以《红楼梦》中的例子展示大数据时代应该如何做研究。
    例子1:《红楼梦》第四十三回宝玉祭金钏中,宝玉找为金钏祭奠的香料,想要“檀、芸、降”三样难得的香,经仆人提醒发现自己的香囊里“竟有两星沉速”。“沉速”是什么?在基本古籍库中搜索“沉速”二字,《度支奏议》中有零星描述但不清楚,《香乘》中则描述了一种叫“沉速棒香”的香料配方,这种香料中需用到“沉香二斤、速香两斤”,由此可以知道“沉速”是一种组合香。再分别检索沉香、速香二词,就知道沉速到底由什么组合而成。至于“两星”一词,在数据库中只出现过一次,就是红楼梦中的“两星沉香”这一次,那么这时候搜索关键就是要考虑“星”到底是什么意思。单单检索“星”这个字显然是大海捞针,这时可以尝试搜索一星、三星、四星等。检索发现文献中出现过“银三星”、“白金三星”、“金一星”这类的记载,“星”作为量词修饰白银、黄金等货币,表示它是一个体量固定的单位而非约数,否则会在交易中产生纠纷。如何验证一星到底等于多少?通过《笑林广记》、《史载之方》等文献发现一星代表一钱。《红楼梦》中还提到宝玉发现过一个称量用的“戥子”,文献中对这个物件没有足够的解释,有的时候这种缺失可以在博物馆观看实物补足,但由于戥子是一种非常生活化的东西,博物馆通常不收,所以黄一农先生最终选择从淘宝买古董戥子观察其特点。购买不同店家的多个戥子后,发现戥子上每小格对应的读数为1厘(0.0375克),而“零星”、“平等”、“等同”、“起码”、“等量其观”皆源出戥称之用。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对比乾隆时期的内库档案,发现当时皇帝的库藏里也只有8两沉香,所谓难得的降香则有几百斤,可见沉香非常珍贵,而宝玉随身携带的荷包中就有两钱的沉香,足见贾家的富贵和宝玉生活用品的贵重。
    例子2:《红楼梦》第二十八回宝玉提出的暖香丸配方中提到了一些比较特别的制作材料,“头胎紫河车”、“人形带叶参”都很容易理解,但是“龟大何首乌”、“茯苓胆”是什么非常难以理解。因为“龟大何首乌”难以理解,还影响了后人对这一句的点断,有人直接把“龟”字点断为独立的一味药,“大何首乌”则为另外一味药。黄一农先生认为小说的文本是写给大家看的,作者显然不会写一种不常见的东西又不加解释,而“龟大何首乌”、“茯苓胆”在古文献中又确实只出现了这一次,对比前面的两个名词可以发现,“头胎”和“人形带叶”都显示宝玉要的是这种东西中最好的那一类。结合其他文献中的内容可以发现何首乌似龟、似兽表示它是上等的何首乌,类比文中对紫河车和参的修饰这句自然应该点断为“龟大何首乌”。再来看“茯苓胆”,相对这个词“茯苓脂”在文献中更常见,推测“茯苓胆”有可能是“茯苓脂”的误书,检索中发现红楼梦的诸多抄本中,有一本这处写的恰好是“茯苓脂”。由这一本抄本得出这样的推测可能不够强有力,这时候可以借助医书中对林黛玉这类病症的医方来寻求答案,检索发现医书中有一味药叫作“大补天丸”,药方和“暖香丸”非常类似,其中需要用的茯苓药物叫作“茯苓脂”,而“茯苓脂”指的是长在千年松树下的茯苓,也是茯苓中最好的那一类。小说是虚实结合的,曹雪芹又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作者,他在文中提到的各种医方在医书中都是可考的,几乎没有臆造出来的东西,考察红楼梦不应只将其当做一部小说,也应关注其中提供的物质文化价值。
例子3:《红楼梦》中提到黑山村庄头乌尽孝呈进之鲟鳇鱼,不同版本的书中,鲟鳇鱼的数目不同,庚辰本和戚宁本写作“二个”、蒙府本写作“二十个”、戚序本写作“二十尾”、梦稿本、甲辰本和程高本皆为“二百个”。结合其他文献中的资料,发现鲟鳇鱼作为一种贡品,进贡者可进贡的数量与其品阶、地位直接相关,而吉林将军和打牲乌拉总管每年也只能一起进贡6尾鲟鳇鱼,因此,头乌进孝依情应只能送两条鲟鳇鱼。
    例子4:《红楼梦》中关于玻璃器的记载提到外国有一种“金星玻璃”,又名“温都里纳”,音近西文的venturina,结合中国古代将American翻译“美利坚”,发现中国古代是翻译外文时A是不发音不翻译的,那么“温都里纳”与意文的avventurina也是接近的。此时在古文献中没有更多关于温都里纳的记载,既然“温都里纳”描述的是一种观赏物,就可以去宝石店这类地方问问有没有“温都里纳”,在宝石店中发现它其实是一种人造的石头,带有金色光彩。
    黄一农先生指出我们缺的不是资料,是整合资料的方法,而e考据的终极诉求就是做成考据,e只是一种手段,考据才是关键。海量的数据要求研究者有更强的问题意识,最大限度地利用可能的资源,而在大数据时代构建知识地图最重要的途径还是传统的文史功底,e考据不只是用数据库来考据,它与传统文史考据和阅读方式不是相冲突的,相反它必须与文史基本功训练同时进行。一个学者研究能力的高下,不是取决于他使用数据库的水平和熟练程度,而是他传统文史素养的深浅。在讲座的最后,我院潜伟院长将本院按照汉代工艺复制的铜镜文创产品赠予黄一农先生,祝贺此次讲座成功举办。

    附:目前,古籍文献数据化已是东西方学界的共同趋势。在海外,不仅有如EEBO(15—17世纪珍本英语文献全文线上资料库)、ECCO(18世纪英文古典文献全文线上资料库)这样的大套综合型资料库,也有很多特定领域和主题的资料库。目前中文数据库有爱如生、鼎秀等,旧书网则有abebooks、孔夫子旧书网等,abebooks上有大量的资料,是做旧书的先驱,非常值得淘书。
 
 
                                                撰稿:曲安弈       
审稿:潜  伟 岳丽媛
   摄影:晋世翔 谈博伟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0号 | 邮编:100083
  京ICP备1101080021号